澳大利亚著名教育家大卫.伊恩.伯恩斯及其演讲稿


 

 

我是禅武医的受益者
 
      大约5年前,我第一次和我的太太乐乐一起来三皇寨。我得承认,在我第一次走到停车场大门前看到那长到一望无际的石级时,我有些退缩。当我太太笑着说这只是攀登的开始部分时,我就更感到担心了。可是她并没有言过其实。由于我的45码的大脚大概是大部分台阶宽度的一倍长,这次行程的后半段显得尤为艰苦。所以,当我最终到达目的地时,自然是热得浑身大汗,腰酸腿疼的了。
 
 
      那时的禅院和现在颇有不同。在我的记忆中,当时大部分地方还是一个大的工地,布满了碎石和各种大小及形状的石块。我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当时我费了很大劲才没被它们绊倒。周围有几个石匠,他们正在耐心地雕凿那些大石块。山上回荡着他们的工具撞击石材所发出的富有节奏的叮当声
 
 
      当我们第一次见到德建师傅时,他正在给一名上山求助的青年配药并嘱咐着些什么。德建师傅旋即安排我们吃些东西。后来,我们有机会和他坐下来聊了聊,他向我们介绍了禅武医。
 
 
      在我看来,这段经历令我受益良多。
 
 
      我得指出,这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是相当不寻常的。我一直接受西方传统的教育,它教会了我要具备好奇心,但也要保持质疑的态度;要独立思考,不去盲信,要为观察到的事物找到有凭有据的合理解释。
 
 
      我受益良多是有许多理由的。
 
 
      首先,三皇寨本身是个相当迷人的地方。很奇妙地,它的环境既让人心平气和又令人振奋。攀爬那些石级绝对不是白费功夫(多亏德建师傅的徒弟的指导,现在我能相当轻松地爬上山了。)
 
 
      其次,德建师傅自己的言传身教使我获益匪浅。
 
 
      我们第一次去拜访德建师傅是因为我的妻子想向德建师父学习少林功夫,我们受了德建师父的热情招待,在龙阳洞中他向我的妻子慷慨地教授了丹田呼吸法,还赠送了自制的药水,并让我们有机会尝到山上特有的美味素食。在我们参观禅院的过程中,我们很突然地走到了一条非常陡峭的石梯级的最高处。梯级非常老旧而且狭窄(宽度还不到我的脚的宽度的一半)。我吓了一跳。我觉得我会头朝下地摔到石梯下面。德建师傅回过头看着我,他看出了我的恐惧,对我大笑起来,接着他倒退着跑下了石梯!当时我简直不能相信我的眼睛。
 
 
      因此,对我们来说,三皇寨变成了一个特殊的地方,而德建师傅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非常重大的影响。我的妻子在2008年10月份结缘德建师父到次年的春节就先后上山4次求学禅武医,至今已近20次。因而,我们非常感谢师父能如此慷慨地允许我们在繁忙的公务允许时(我们总嫌这种机会太少了)从澳大利亚来这里拜访他。每次拜访都会使我们充满活力,更重要地,这还是学习的机会。每次我们来拜访德建师傅时,他都乐于花时间接待我们。很幸运地,我们能够长时间地倾听他的讲述,演示禅武医。我觉得这段经历可算作我人生中最宝贵的学习经历之一。
 
 
      在2010年,我被诊断出患有癌症。必须用手术去除癌细胞。另外,就我的情况来说,手术会相当复杂,并且有造成永久伤害的风险。
 
 
      为了战胜疾病,我决定尽我所能地学习关于这一疾病的所有知识。我开始阅读所有我能找到的关于癌症的一般性资料(以及特定关于我所患有的具体癌症的资料)。我阅读了我能找到的由肿瘤学家及癌症患者撰写的所有书籍和文章。
 
 
      我发现在这种文献中有几个经常出现的主题。它们都推荐一种全面的治疗方法,包括素食和冥想。虽然是由当今的西方癌症专家撰写的,但在我看来,它和古老的禅武医有许多共通之处,特别是我用双眼见证了师傅的强大的能量和他的弟子们的生龙活虎。
 
 
      在这段时期中,德建师傅对我帮助甚多。我对他的感激无法言表。他不仅给了我许多明智的建议,还亲自教授了我丹田呼吸法。他的徒弟们也对我非常支持,总是不遗余力地帮助我理解领会德建师傅的教诲。
 
 
      德建师傅非常宽宏大量,他允许我在手术前的两个星期里住在三皇寨。这段时间对我的后来手术后的康复极为重要。他的忠告和支持给了我信心,使我能以放松的心态、准备周全地迎接手术。他还给了我一些草药,这些草药对我的术后恢复很有帮助。我的伤口都痊愈得非常迅速,非常彻底,医生们告诉我我的伤口愈合的非常美丽。
 
 
      我的术后康复以及健康状况的持续改善都令我的医生,家人和朋友倍感惊喜。现在,在手术之后的两年半后,癌症没有复发。我仍然是一名素食者,并且每天练习丹田呼吸。
 
 
      尽管我们从德建师傅那里学到的东西十分有限,但他的馈赠仍让我们能够在澳大利亚帮到其他人。
 
 
      我们的一个好友的脖子上长了一个恶性肿瘤。他不得不接受手术,然后再进行放疗。肿瘤医生告诉他,放射会导致口腔内严重溃疡,他将不能吃东西。我们送给他一些德建师傅的草药,要他每天喷在口腔里。结果,他没有产生任何溃疡。他的医生非常吃惊。他们问我的好友:“你怎么办到的?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医生想要一些草药进行分析。我的好友对他们说:“我不能给你们,这不是我自己的东西”。
 
 
      我妹妹的挚友患了严重的乳癌。她接受的化疗在她的鼻腔和口腔内造成了非常疼痛的溃疮。她非常痛苦,致使每次呼吸都很困难。而西药对此无能为力。由于亲眼目睹了我的伤口的迅速痊愈,我的妹妹问我德建师傅的药是否能帮到她的朋友。我们给了她一瓶,她去医院将药喷在朋友的鼻腔和口腔内。她的朋友的痛苦几乎立即得到了缓解。仅仅在几天内,溃疮就几乎完全愈合了。
 
 
      因此,德建师傅在我们的在澳大利亚的家人和朋友中间非常有名。
 
 
      最后,我要说的是,多亏遇到了德建师傅,我学到了很多。我肯定是一个更健康的人了,但可能更重要地是,我还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师傅,我由衷地感谢你!
 

 

 

[禅武医] | 版权所有:河南省嵩山禅武医研究院
Copyright 2010 chanwuy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slchanwuyi@126.com 豫ICP备130192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