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世林教授在研讨会上的发言


 
 
赵世林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嵩山少林禅武医理论与实践研讨会的发言
 
 
  禅、武、医,是十分动人的三个字,也是十分厚重的三个字。这三个字,蕴藏着博大精深的文化资源,中国禅学、中国武学、中国医学,三者又可以融为一体,而通向最高的生命境界。
 
 
  诸位知道,禅宗的诞生,是中国佛教史上的大革命,也是中国文化史上的大革命。佛教西来,中土生根,禅净律密等等,都不同程度地渗入了中国文化的培育创造。中国的智者在延续佛法中,不断地将佛学中国化,到了禅宗,则完成了佛学的中国化。禅宗可以说是彻底的中国国学。
 
 
  那么,禅宗作为中国国学,具有哪些特征?或者说体现出什么样的文化价值呢?这个问题说来话长,挂一漏万。我以为,禅宗的文化特征或文化价值,就是现在人生、自然、宇宙三境界的开拓。我用三句禅诗来比喻,就是:“落叶漫空山,何处寻形迹。空山无人,水流花开。万古长通,一朝风月。”
 
 
  应该说,“落叶满空山,何处寻形迹”,是人生境界的开拓。禅在中国,已经不仅是一种佛家修行,已经不仅是六部之一,甚至已经不仅是一种佛教宗派。禅已经化成了一种人生境界,禅是春意盎然的生命礼赞、人生颂歌。
 
 
  在中国禅这里,已经没有印度佛教所描绘的充满苦难的、阴暗的人生苦境,禅跳荡着生动活泼的人间情味,其实比宋祖英的颂歌唱得更积极。大家知道,宋祖英有一首歌叫《好日子》,唱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但是禅宗的云门禅师说,“日日是好日子,”即每天都是好日子。那么,“落叶满空山,何处寻形迹”,即禅要寻找这个形迹,就是在人间万象中展示人生至行,在人生之行中透出人生至理。因此,才有“担水砍柴,莫非妙道”、“平常心是道”等。人生的至情和至理并不违背佛的意旨,发慈悲心,做菩萨行,普渡众生,是大乘佛的基本诉求。成大志,不重生死,成大悲,不重恶才,佛家的“狮子吼”、“金刚怒目”与神州武学的“惩恶扬善”精神,佛家著名的“医方明”与中华医学的悬壶济世不都是普渡众生吗?
 
 
  关注人生的至情至理,开拓禅所有的人生境界,要求我们归本一心,在心灵的开悟中证道,在自性的修养中成佛,即所谓“我心自有佛,此佛是真佛。自若无佛性,何处求真佛。” 在心灵的开悟中证道,在自性的修养中成佛,要求我们充分认识到,佛就是“清净心”,法就是“心光明”。道,就是所思所行,处处无碍。“处处无碍”这四个字是非常奇妙的,它是禅道,也是武道,也是医道,就是禅武医。大家想一想,中国的武学境界,中国的医学境界,不都是在追求身心形神的处处无碍吗?“捻花微笑,道理心传,西方只在目前”,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人间图景。在这样一个人间图景中,禅宗让我们在应该明白的时候比谁都明白,应该糊涂的时候比谁都糊涂。在这样一个人间图景中,驱逐了私心、野心、黑心、贪心,培育了好心、良心、善心、禅心,清池皓月照禅心。
 
 
  为什么中国禅走向了人间,为什么中国文化特别认同人间佛教精神,日本最著名的禅学家岭木大博博士认为,专就民族性格来说,印度人具有冥想的、抽象的、非现世的、非历史的倾向,中国人则对现实生活十分关心,特别尊重历史与实际,热爱具体的生命与世相。那么,人间万象,就是大地的气息,禅是养育着浓厚的大地气息,我们应该在禅的感召下,为大地创造意义,这就是禅所开拓的人生新境界,这也是禅宗精神造就的中国武学和中国医学的新境界。
 
 
  第二,“空山无人,水流花开”,是自然境界的开拓。最高的存在,都通往自然,这就是老子告诉我们的“道法自然”。中国的禅学、武学和医学都力求实现自然的生命境界。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又可以把禅武医理解为一个专有名词,这个专有名词用来只是一种追求自然的文化使命。英国哲学家舒莫在他的代表作《人性论》中指出,自然是和人性不可分离的。禅的人生境界的开拓,只限于自然境界,不人工造作,无斧凿痕迹,宛若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禅的自然境界,体现在人生顺其自然,如同鸟飞叶落,不露因果,又不昧因果,所谓“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因此有这样的看似平常、却有深意的对话:问:“如何用功?”诗曰:“饥来吃饭,困来即眠。”问:“何故不同?”诗曰:“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需索,睡觉时不肯睡觉,千般计较。”这就是活得自然。问:“如何是佛法大义?” 诗曰:“春来草自青。”这样的问答出自禅的自然心境。因此,中国文化中有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有了杜甫的“水流心不静,云在意即痴”。最能传达禅宗自然境界的是日本的一句俳句:“晨光,牵牛花把井边小桶缠住了,我借水。”唯恐打水把牵牛花割断了,而去借水,这种自然境界就是禅的境界。想一想,如果我们都能有这样一颗禅心,怎么可能还有环境污染,怎么可能还有生态危机,怎么可能还有温室效应,怎么可能还有臭氧层空洞,怎么可能还有地球升温。
 
 
  那么,与禅的精神相通的中国武学,同样体现出自然境界。中国武学的最高境界,不是仇杀的演变,而是人体的自然潜力的开发与弘扬。自然与超自然的融合,最高的武学境界,如同金庸的作品所展示的那样,是自然无痕。中国的医学,更是与禅相应相合。阴阳五行,有机整体,辩证统一,回归自然,尊重自然的和谐为根据,为目的,中国武学和中医学所追求的自然境界,就是佛家再三点悟的本来面目。中国武学和中国医学的回归自然,就是回归天地的生生之意,回归永不衰竭的人间活力,古希腊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德莫克里特所说:“只有健康的身体,才能拥有健康的精神。”也如1976年毛泽东所说:“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
 
 
  第三,万古长通,一朝风月,宇宙境界的开拓。人生的境界,自然的境界,最后都要有一个依托,那就是宇宙境界。万古长通,一朝风月,综合永恒,就是禅的宇宙境界。禅对宇宙不像西方的未来派诗人那样狂妄,未来派诗人宣扬所说,我们站立在世界的峰巅,是向星辰提出挑战,禅对宇宙有深情,有瞩望,更像那位英国诗人波莱克所说,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国,君长城湖边,刹那还永结。苏东坡有一句悟禅之言,看他的《前赤壁赋》“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这就是禅的心和永恒,打破生死,跳出轮回的大彻大悟。
长空不碍白云飞,白云在空中飘荡,人群在都会中匆忙,这是人们一个深藏私知的禅宗目的,充满宗教情怀的终极观测。利乐有情,庄严佛土,我们有理由希望和相信,禅武医能够引导我们一步一步地走向这样一个境界。
 
 
               (根据录音整理)

 

 

[禅武医] | 版权所有:河南省嵩山禅武医研究院
Copyright 2010 chanwuy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slchanwuyi@126.com 豫ICP备130192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