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武练功与禅通武达


 
摘自《嵩山论剑》
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
 
练武练功与禅通武达
李红燕
   
      练武不练功,老来一场空,这是民间练武人群中的习惯说法。这里的“功”,个人理解即是禅。这不仅让我想起少林传统武学文化中的禅通则武达,反之,禅不通则武不可能练就达到巅峰。可见,少林传统武学在民间传播之广泛,传承之根深,正是“天下武功出少林”。不是吗?少林寺正宗拳法掌门人吴轱轮第四代传人德建合一大师就是从师民间张庆贺前辈,方得少林绝学禅武医真传!从目前而言,真正传统功夫多在民间(相对于现代竞技武术 )。民间,人们练功时所说的桩功入定,我认为就是禅定。下面尽就个人对禅的了解、认识以微浅阐述。
 
      “禅”原本是印度瑜伽气功的一种功法,其传到中国后,在中国文化陶冶下产生了质的飞跃,而在一定意义上说,中国的禅是对印度瑜伽的一种革命。在中国和东亚地区影响广远的禅定之学,是现代气功的一大渊源,当代气功界普遍认为佛家禅定属气功,修禅入定,可使心情清净,心胸开阔,神清气爽,让内心进入自然、光明的境界,进而达到身心境合一,不断从自然界中吸取精华。禅即是自然,人与天地自然遥相感应,成为一个和谐的统一整体。想成就禅定,必须超脱欲望与散念,将心专一参禅。
 
      中国的禅宗,不但为佛教,也为东方文明增添了色彩,禅宗渗透到社会文化的各个角落,在科学、文学、绘画等方面,无不以具有禅意为佳作。数学家陈景润一生专心研究哥德巴赫猜想;艺术心灵的诞生,只在人忘我的一刹那,灵气往来使物象呈现着灵魂生命的时候,便是美感诞生的时候;随唐以后的文学,接受、融会禅宗的禅境,造就了辉煌的时代,王维诗云“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苏东坡的“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这些诗句均呈现着各自充实的、内在的生命。
中国原本就有坐观修道之说,少林寺历代高僧在修禅的基础上,大胆吸取了儒道两家精华,创立了独步佛教各派的“中国禅”,从而确立了少林禅宗祖庭在佛教界的地位。六祖慧能悟性超群,提倡“见性成佛”,颇合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心理,很快便风靡了社会,独占了禅的席位。集慧能所言的《六祖坛经》是唯一一部被尊为经的僧人作品,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民间的习武练功入境入定,即是禅宗之禅定,可达到无我之境,与自然合一的禅的意境,这说明禅是遍在于人们生活的身边,在日常生活中,要保持或具有一种超脱的心灵境界,那么在普通的现实生活中便可以超越达到永恒。禅决不是简单打坐,而是人在平凡的生活中持之以恒地对个人品德、才学、心性进行修持。
 
      禅毫无定法,纯粹是不可传授不可讲求的个体感性的“妙悟”,是一种完全独特的个体感受和直观体会,是在宁静空灵的状态下,人体的生灵之气与大自然的浩然之气融会贯通而呈现出生命之尊贵及宇宙万物之自在的体悟。笔者在专注一意识的有念修练时,进入忘我无我的状态较慢,而无念的无意识的修习方式能较快进入无心忘我的“心空无物”与自然合一的瞬间永恒的禅的境界,那种美妙言语难表。有许多现象、事物,用目前的科学技术是解释不清的,但客观上是存在的……
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欲出佳作,都是在这超脱的禅境中产生,更何况武学(“乎”)?
 
      在世界东方——中国我广漠的土地上,各地拳种有其各自的特点、风格,譬如少林、武当、峨嵋、昆仑、白眉等。民间的“无名真人”亦不胜枚举。民国时期,传承功力短拳的赵师傅(已故),曾被国民政府选中出访德国多年。太极北斗吴老前辈在世时,曾把丁师傅请到北京切差武艺。恩师“北京二张”,从不宣扬跟随陈氏太极拳掌门陈发科、陈照奎学技近二十年,也不透露与现代师长冯志强、陈正雷、陈晓旺的熟识。几年前,一功夫颇深的东北汉,来京找到恩师张建群探试武功,在即将话别辞行之际,乘恩师不备,东北汉用出了看家本领,就在那一瞬间,恩师化验为夷,让来人非常佩服。后来,恩师说“多亏是按你师爷传授的方法习之,否则,这次可要给传统陈氏太极丢人了”。八极拳第八代传人王德旺恩师,在香港国际武术节获三枚金牌,在郑州首届国际武术节又添一枚金牌。在他的药方中,医治骨刺、风湿、腰间盘突出效果甚佳,求药人不断。在河北省廊坊霸州市信安镇的回民中,几代传承着一种拳,马师傅师徒经查阅史书资料,都未找到此拳的归宗。现马师傅暂且把这拳叫“回民拳”。时常有各地人士来找马师傅师徒“比武打擂”。笔者有幸经马师傅同意,将此拳的身形、要诀摘录如下:
 
      身形:弯腰叠步虾米式
 
      要诀总纲:背如松腰如弓,上云下滚走如龙,鹤展云翻白猿献,肘膝紧缩轻如棉,要想闪腰必弯,双肘云滚护身转,目如灵走余光,脚踩梅花似闪电,要想闭三盘紧,四肘封门鬼神难,臂如蛇腿似绳,蛇现龙骨脚如钉,爪探云风齿如剑,胯走丹田如山崩。
如肩:掂、拨、扇、展
 
       肘:云滚、粘粘……
 
      综上,不难说明,练功习武医病即禅武医在民间可略见一、二。诚然,天下武功出少林,禅武医正宗、精髓在嵩山!
 
      明代是少林武术发展的辉煌时期,明朝末年,不少的文人志士有着深厚的武术功底,同时文化素养亦较高,他们将民间的武术带入少林寺,在集南北派之大成,荟萃各家拳术之精华,与原有的少林武术交流融会后,又加以提炼、总结,使少林武功愈臻精湛,这进一步巩固了少林武术正宗的地位。清朝初期,少林寺武僧和明朝一样可以公开习武,到雍正时,少林寺开始败落,但一直把习武作为宗风的少林寺僧来说,寺内习武仍未停止。道光时,在少林寺下院石沟寺修练从宋代流传下来的少林秘功心意把和少林各种嫡传拳械功夫的海发和尚、湛漠和尚,成为少林寺武功的重要继承者;近现代少林武功传人有寂勤(吴轱轮)、吴山林、德根等。嵩山少林一带,民间习武之风历久不衰,历代都有武术高手,其间多练少林武功。
 
      少林功夫,包括内功、外功、硬功、轻功、气功等。内功以练精气神为主;外功、硬功多指修练身体一局部的刚猛之力;轻功专练纵跳和超距;气功多练气与养气。少林传统拳朴实无华,技击性强,攻守呼应,刚柔相济,虚虚实实,从不摆花架子。
 
      合武功与禅为一,是少林武功中的上乘功夫,少林功夫的精髓即是心意把。心意把是练气练柔劲,旨在行气入膜,充实肌体,达到动显于外,静敛于内,祛病健身。但是练少林上乘功夫,必须以佛法禅心来调和,否则容易伤及身体,导致走火入魔。只有佛学禅宗修为越深,对少林功夫的领悟才能越多。练武功不是为了打斗,而是练德、参禅。明末至今,少林寺出了上百位文武双全、内外兼修的高僧。
 
      少林功夫是珍贵的文化遗产,包涵了中国的佛学、哲学、武学、医学、养生学等多种文化特质。一般说少林武功传下来的主要有三支,遵循正宗传统少林禅武医路子的一支属少林南院传承,代表是德建合一大师、吴南方先生。其他二支均走上了竞技武术的路子,现武校所练武术多为竟技武术,是另外两支的传承。传统功夫与竟技武术是相辅相成的,竟技武术容易普及,适合年轻人演练,特别是在中华武术将走向国际竟技武坛的今天,竟技武术易于标准化、规范化的管理,但竟技武术同其他体育项目一样,过度的体力透支和伤痛容易给身体带来隐患。相反,传统功夫是禅武医合一的整体,不仅适合青年人练,而且一直到老,都可以修练。
 
      笔者自幼酷爱习武,在“精武杯”全国民间武术赛中,曾小有成绩,然而时至今日,对禅武医知晓甚微,但知道这一句“禅通武达明医理”,如晚清时期,黄麒英、黄飞鸿父子即是一代武术宗师,也是一方名医;已故张庆贺前辈,参禅演武行医,是中外闻名的“中医”和武学大师;胡师傅练武练功医病数十年,三年前,给一位六十岁,在医院躺了半年,无药可治的植物人行医治疗三月有余,使病人恢复到正常人。希望禅武医文化——中华民族文化之瑰宝,传播于人类每一个角落,也希望给民间的“无名真人”一个平台,能一起来挖掘、整理传统武学文化,使之内容更丰满充盈,让中华传统禅武医文化康复人类,造福苍生!
 
 
 
                                    二○○六年八月十二日
 
                              河北省霸州市人民法院   李红燕

 

 

[禅武医] | 版权所有:河南省嵩山禅武医研究院
Copyright 2010 chanwuy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slchanwuyi@126.com 豫ICP备13019276号